您的位置:主页 > 马报生肖数字图 >

第91节 第二百三十九节 没有女人的男人

时间:2019-10-05 06:45来源:未知 点击:

  于是趁着中午从山上做了活路回来吃饭的时机,胡翠花见四下没人,就偷偷溜到了程财发的家里。她已思绪了良久,并早已下定了决心,于是从小卖部到程财发家里的这一路上,及至钻进这屋里的这一刻,都没有丝毫的犹豫。她这次来,就是下定决心要主动与这个出了名的光棍困一觉的。既然都已下定了决心,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胡翠花回转身来把门关了起来,这才轻手轻脚地往房间里走去。胡翠花这才发现,原来这个男人屋里的家具摆设却并不像别的人家那样的粗劣简陋,而是结实精致,什么桌椅板凳,茶几碗柜,瓶盆杯盅一应俱全,可见这个家曾经的生活也算是有点光色的。

  但却因为父母的过早离世而没有来得及娶上媳妇,于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生活就没有了着落,所以就破落成了这样。这些东西都东倒西歪胡乱地摆在屋里,上面都已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土,似乎已经好久都没有人来收拾过了。

  胡翠花接着就走进了程财发的房间里,迎面就是一张精致的大床,而且还是被红漆漆过的,这比及自己在赖有金家里的那张床不知要好上多少倍,这样的一张床,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婚床。结婚那天能够睡到这样的一张床上,那感觉都不一样。

  这间屋里就更乱了,不知穿了多少天的衣服被扔得到处都是,什么柜子上,箱子上,抽屉上,椅子上,处处都被衣服给霸占了。看到这满屋的狼藉,胡翠花也不由得惊叹了起来,这个男人竟然有这么多的衣服,要不是有这么多的衣服,真不知道这个连衣服都不想收拾洗涤的男人还能有什么可以穿在身上的。

  看到这杂乱不堪的一切,胡翠里那女人收拾弄理家务的本能油然之间就冒了出来,她竟然将这些脏乱的衣服都给收拾了起来,堆放到了一旁的椅子上。然后背靠在床头的柜子上,双手撑在柜沿上,眼睛落在了这个依然还在沉睡之中的瘦小男人身上。

  父母去世的时候,他还那么年轻,还什么都不懂,又没有人教他,所以他就一直这么永远地活在那个十六七岁的日子里,永远也长不大了。以至于虽然现在都已快三十岁的人了,但却还是这样的荒幼可气,常常像个小孩子一样地看着女人流着口水发着呆,被那些男人捉弄欺负也不生气发怒,还是那样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

  他就是一个孩子,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年近三十的人了,成天还像一个孩子一样地在村里嘻笑打闹。人们都把他当成是一个出气逗乐的玩意,可是谁又来到过他的家里,看到过这副凌乱不堪的惨状,感受过他心中的痛楚?

  也许他并不痛苦,也许这个男人没有像别的那些男人那样娶妻生子,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那些成了家的男人,又有谁能够像他这样过得如此的单纯快乐呢?如果他成了家的话,他也一定已经变得老成木纳,再也笑不起来了,为了能够为自己儿子将来娶上媳妇而成天在地里拼命劳累了。哪还有得时间这样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睡午觉?那些成了家的男人,谁不是一大早就到了山上,中午回来胡乱地吃了点饭就又出去,一直要做到天黑才回家呢?

  程财发这才舒缓过来,突然意识到由于天气炎热,自己中午睡觉时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个精光,就只穿了一条短小的,现在这样在床上赤身裸体地坐在这个女人的面前,这还怎么好意思,于是他慌忙将一旁的被单拉了过来,盖到了自己的身上。

  “你一个女人都没有睡过?你还从来没有睡过女人?”听了程财发结结巴巴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胡翠花也感到有些吃惊了,“那你常常在那些男人面前所说的那些经历呢?人家都被你说得是神魂颠倒的,都把你佩服得是五体投地,自叹不如,说你真不愧是一个玩弄女人的好手。”

  程财发早已羞红了脸,把头低到了胸前,不敢看胡翠花,嘴里嘟弄着说道:“我我那是吹牛的,我是怕他们笑话我,如果他们知道我这辈子都这么大了,连一个女人都没有睡过,他们肯定就会笑我是白活了一辈子,所以我才在他们面前这样乱说一通的。其实这些都是我胡乱编出来的,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回事。”程财发突然意识到自己怎么就这么赤身裸体地坐在床上跟一个女人把自己这点最丢人的秘密都给说出来了,自己真是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给吓糊涂了,于是赶忙抬起头来看着胡翠花,几乎用哀求的声音说道:“嫂子,你可不要把这件事讲出去,那些男人知道了之后一定会笑话死我的,到那时候,我还怎么有脸面出去见人?”

  这个打了这么些年光棍的男人竟然还怕为了这一点而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还怕自己这个女人到处散漫他的这点丑事,自己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去说一个光棍男人的这点丑事呢?如果说了,那不等于是把自己能卷进来了吗?这个男人也真是幼稚得太单纯了,胡翠里感到一阵好笑,但她却故作正色说道:“我不相信,你一个什么都没有做过的男人,竟然还说得那样的真切实在,如果不是你亲身体验,你怎么能够说得比真的还真?”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连一个女人都没有睡过,我只是求你不要把这件事给说出去。如果你不相信,我”程财发一着急,就说了这样的话来,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而且更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往下说去。

  “那你就证明给我看看。”原来这个男人竟然还是一块从未被开垦过的原野之地,胡翠里竟也冒起了一股异样的激动,而且也就更是放心了,因为这样的男人最好引诱摆弄。于是她放下抱在胸前的双手,径直就走了过来,坐到了程财发的床沿上。扶贫路上再出发 四川

张天师论坛玄机| 香港曾道免费资料 大全| 今日玄机道人字迷| 香港赛马会| 正版彩图挂牌壹句真言| 广东鹰坛| 百胜黑白图库大全| 跑狗图新一代跑狗论坛| 聚宝盆心水论坛| 心水资料玄机站小鱼儿|